法律咨询热线  400-700-0148

盈科经典案例|公司对外担保合同效力的认定-公司法定代表人

未经授权对外提供担保的构成越权代表,担保合同

已被浏览26

更新日期:2020-02-27

来源:盈科律师事务所

北京南安普敦单程机票 www.euwzhl.com.cn 【案情简介】

中通公司成立于2002年,李某某是2007年5月至2014年2月期间法定代表人,但不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济南国铁成立于2004年,李某某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0年9月,李某某与王甲、宣某某、王乙结识,四人商定合伙做生意,2010年10月至12月,王甲以各种利益为诱饵,要求李某某提供形式上的担保,李某某未经中通公司全体股东同意,私刻了中通公司的印章,冒用该公司的名义为当时自己控股的济南国铁与王甲任总经理的浙商公司之间的煤炭交易出具了《担保函》?;袢〉降1:?,王甲通过各种手段成为济南国铁的实际控制人。2010年10月至2011年10月间,王甲指使王乙操纵济南国铁,通过高价买煤低价售予浙商公司,致使济南国铁在11个月内亏损达8000余万元。期间,王甲挪用购煤预付款向某煤矿累计投资1.6亿元,形成济南国铁对浙商公司2.5亿元账面欠款。

2012年10月,王甲以民事起诉、刑事举报为威胁,迫使李某某再次使用其私刻的中通公司印章,在王甲起草好的《关于担保函的补充约定》上盖章。同时,王甲指使王乙和查某以济南国铁对浙商公司的2.5亿元的账面欠款为基数,已经履行的煤炭合同从后向前倒推出15份合同,作为济南国铁对浙商公司未履行的合同,伪造了《合同展期协议》,虚构了5500万元债权,伪造了中通公司为该5500万元购销合同出具的《保证合同》。

后浙商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中通公司,诉求连带清偿预付货款本金2亿及相应利息。一审法院支持浙商公司诉讼请求,中通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并驳回浙商公司诉讼请求。

【律师策略】

本案系保证合同纠纷,同时系刑民交叉案件,一审法院对基本事实认定正确,争议问题归纳为“争议在于,上述协议是否真实、合法、有效”,该归纳的争议问题涵射范围过大,没有抓住纠纷核心问题,即担保合同是否有效这一关键性问题。关于担保合同效力,一审法院在判决中以李某某对法定代表人身份以及“内部章程对外无效力”为由(该观点为九民会议之前法院主流观点),认定担保合同有效。

律师认为:本案关键在于法定代表人在违反《公司法》第十六条情况下,即“越权代表”情形下,不应简单认定公司对外担保有效,而应依据《合同法》第50条“越权代表”下债权人是否善意来对担保合同效力进行认定;本案中刑事判决所认定的事实作为法定证据恰恰能够证明债权人并非善意。

【法律文书】

上诉答辩状节选如下:

、关于担保主合同效力的答辩:

“本案主合同为《合同展期协议》里载明的十五份购销合同,《关于<担保函>的补充约定》即对该十五份购销合同的展期进行担保。而十五份购销合同已经完全实际履行,理由如下:

其一,结合王甲、查某某、王乙、宣某某等人的相关笔录可以证实展期协议是王甲伪造的,其中载明的十五份购销合同是从国铁公司已经实际履行过的合同中倒推出来拼凑的。

其二,答辩人提供的十五份合同已经实际履行的相关船运单、增值税发票等证据已经可以高度盖然性的证实十五份购销合同已经实际得到履行。

其三,根据刑事证据已经证实,国铁公司账面拖欠浙商公司的欠款形成的真实原因系投资某煤矿和高买低卖亏损所致。而这些钱都是王甲以支付给国铁公司预付款名义从浙商套取出来的。

其四,答辩人提交的浙商公司同国铁公司2011年3月7日签订的SMT20110026号合同、同年3月28日签订的SMT20110032号合同(王甲通过该两份合同套取了2.4亿元的资金)结合浙商公司与国铁公司往来对账单可以证实该两份合同没有实际履行。结合上述事实,可以推定王甲系利用该两份合同套取了国有资金用来投资某煤矿,而剩余资金在其控制国铁公司期间通过高买低卖、分红挪用等形式已经耗尽。对此浙商公司没有证据进行反驳说明?!?/span>


2、关于担保合同效力的答辩:

“担保合同签订时存有欺诈、胁迫、串通和浙商公司明知、恶意等现象,答辩人完全不知情更非真实意思表示本案涉及的担保合同实际上是王甲掩盖犯罪事实,转嫁犯罪恶果的工具。

其一,在李某某出具担保之前,王甲就存有利用手中权力套取国有资金自己赚钱的恶意,基于这种想法,王甲在要求李某某出具第一份担保时,他明知李某某系小股东,无权对外担保,但仍的“无法抗拒”利益诱惑李某某,并欺骗称担保函只是形式不会上交,李某某在此情况下涉险伪造印章以中通公司名义出具了担保。上述事实证实,李某某出具第一份担保函是因受到了欺诈,而王甲则是明知李某某无权担保仍恶意进行欺诈骗保。原因就是李某某系中通公司法定代表人(王乙笔录中,王甲与王乙对话时曾,王甲亲口说过:不管章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他是法定代表人)。

其二,王甲要求李某某出具第二份担保函时,他已经知道李某某伪造中通公司印章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他以控告李某某伪造印章进行合同诈骗为由仍胁迫李某某继续提供担保,因为他知道李某某当时仍是中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章虽然是假的,但是法人是真的,这种恶意已经非常明显,李某某在此情形下,被迫以中通公司名义出具了第二份担保函。上述事实可以证实,李某某出具第二份担保函时收到了胁迫,此时王甲已明知李某某私刻公章的事实,仍恶意胁迫骗保。

其三,王甲在胁迫李某某提供第二次担保时,又以续保是为了争取时间解决国铁公司亏损,李某某信以为真,在王甲的威逼利诱下决定续保配合王甲解决国铁亏损的事情。该情况证实,李某某在得知国铁亏损之后和王甲串通一气,想争取时间和空间来解决国铁亏损问题?!?/span>

【案件结果】

本案如上述律师策略分析所述,二审法院归纳争议焦点为担保合同是否有效。同时二审法院对担保主债权是否真实、担保合同是否有效以及相关庭审程序性问题进行分析论述,依据相关法律以及司法解释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同时驳回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诉讼请求。

【典型意义】

《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

《合同法》第五十条 “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

律师认为

1、公司对外担保合同纠纷案件中往往涉及法定代表人伪造、私盖公章等,此前由于没有统一的裁判尺度,该类型案件通常如该案件一审判决一样,法院会通过对法定代表人盖章及签字行为进行评价,同时结合《合同法》法定无效条款进行裁判。

2、正如律师代理意见以及二审最高院裁判观点一样,法定代表人对外担保盖章行为本质上属于越权代表,法律涵射大前提应当是《合同法》第五十条,债权人是否善意直接影响担保合同的效力。

本案对公司对外担保效力纠纷具有重要参考意义,对《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理解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律师点评】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各项经济制度取得了长久的进步,随着近二十年国家的经济发展,我国的公司制度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公司法》旨在“规范公司的组织和行为,?;す?、股东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为了适应经济的快速发展,《公司法》历经一次修订、四次修正。尽管如此,关于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问题,审判实践中裁判尺度不统一,严重影响了司法公信力。

本案是一起重大的刑民交叉案件,由于案件标的额大且涉及国有资产,该案历经各种民事程序,周期横跨2016年至2019年,审级跨越省高院至最高院,本案也是一起结果跌宕反复的案件。由于律师正确的诉讼策略,本案取得了非常好的代理结果,拯救了一家深陷诉讼泥潭的民营企业,具有良好的社会效果;同时二审的改判能够真实的反映出近几年司法实践中法院对“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这一问题裁判尺度,具有极为典型的司法效果。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以下称《九民会议纪要》),《九民会议纪要》第六章专门对“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的合同效力”进行规范,法定代表人未经授权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的,构成越权代表,应当根据《合同法》第50条规定,区分订立合同时债权人是否善意分别认定合同效力,其中“债权人明知决议系伪造或者变造的”属于债权人非善意的情形之一。律师在此案中的代理观点与《九民会议纪要》相关规定基本一致。

【律师简介】


祁树波律师,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党支部书记、政府事务与环境资源法律事务部主任。曾任济南市律师协会顾问委员会委员、济南市人民政府法律顾问专家库成员、济南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等。祁树波律师执业25年,擅长民商事领域的法律事务,尤其针对金融、房地产、矿业权开发投资与资本运作、公司治理与购并等法律事务,包括诉讼与非诉讼业务。

牛和营律师,北京市盈科(济南)律师事务所青工委主任、执业纪律委员会副主任,拥有国家一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券职业资格等,连续获得北京市盈科最美青年领跑人、北京市盈科优秀律师。擅长商事领域的法律事务,尤其是建筑、矿业权开发投资、商事担保等领域纠纷解决,成功代理过多起重大疑难案件。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法律咨询电话: 400-700-0148

涉外业务咨询热线: 400-700-1516

Read More About Us

盈科中国区律所

盈科全球法律服务联盟成员所